betway官网新闻网

春到聚龙潭

  二月早春,景和清明,友人致电,美其名曰:踏青采风。久居陋室,心旌早已悸动,慕旖旎之杏花雨,盼浪漫之杨柳风。
  一路南下,树梢半缕鹅黄随风挂,山腰一抹烟霞凭意飘;唐河碧波滔滔奔深谷而去,青山松风阵阵张双臂相迎。弯道接踵,惊喜次现:杏花儿!柳芽儿!杨穗儿……其实,它们只是刚刚向我们透露了一丝春的消息。
  越寨过关经岗上岭,拐过一个山坳,目之所及,竟是一片连绵不绝的粉,满披轻覆在整座山上,分明是朵朵朝霞轻轻地缭绕,又恰似仙子的薄纱曼妙倩舞,十里红云的诗意氤氲了一个如梦如幻的桃源胜境。
  我对着虚空深吸一口,渴望能嗅到飘散在空气中的丝缕清香,安卧其旁,永醉不醒。
  从此,无边的春色排山倒海投入我们的视野,不,是我们迫不及待地投入春的怀抱。友人说,今天我们的目的地还没到呢。狐疑间,车轮疾驰,早已错过万千风景。目不暇接失态惊呼,猝不及防交臂而过。
  解冻的河水轻抚着鹅卵石折西而去,一排排柳树挤在河沿上谈笑风生。是哪位丹青人如此放肆,画画只用藤黄和花青?中锋勾枝,侧锋皴擦,一笔扫过,树顶上就现出一大片整整齐齐的绿哟,娇嫩、明艳、清纯。那是涌动的生命在呐喊,那是鲜绿的眼睛在说话:我来了——我是春——,漫山遍野都回应:我是春!
  绿柳莺啼中乡道结束,车子上了一条土石不平的坡路。许是因为纬度颇高,忽然就水瘦山寒,焦枯如冬,春色消弭不见,只有一丛丛一簇簇坚韧的降龙木在微凉的风中起伏摇曳。
  越小河上土路,远远听见落水轰鸣之声。下车俯瞰:鬼魅天成,分明是一群怪眼斜倪的魍魉妖精,潜伏在深涧中,朝沐天地之灵气,夜吸山瀑之华精,凭川野之滋养,待日久而化人形。巨石罗列,聚在一处,或躺或卧或仰或俯,虽弓背又平身,即仰面又垂颈,有的直立高呼,有的振臂长啸,有的狞笑,有的怒思。巨石脚下是如雷的绿波白浪拍岸,巨石之间是如银的细沙金光鳞鳞。捧一掬在手,让其缓缓从指间流走,这分明是岁月的诉说啊,磐石化沙,历尽了怎样刀劈斧砍的艰辛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只有三五株老柳,一棵身躯焦黑的杏树,含着赭红的花苞与你为伴,还有一间陈旧的小小庙宇为你作证。
  一块巨石,大到千疮百孔,小到沙如细雨,我好想收一掬入怀,意却难平。
  你在等谁啊?在这枯瘦的风中,视千年如一瞬。
  等春吗?等我吗?
  春来了,我来了。你怎么无言安静。
  明年我来,汝可还在吗?李一卉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关于我们 网站运营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方式 友情链接
2008-2015 betway官网日报传媒集团 版权所有 山西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号:14083031 晋ICP备05004450号